苹果该如何处理庞大的现金流?

2024-05-22 08:27

1. 苹果该如何处理庞大的现金流?

从MacBook到iPhone再到iPad,苹果公司的产品抓住了消费者的想象力,重新创造了市场,也为公司及其股东带来了大把利润。苹果股票市值出现了飙升,成为首家万亿美元公司。随着利润的增加,据最新统计,苹果囤积了1370亿美元现金——超过了它能够盈利经营的规模(至少就目前而言)。因此,苹果公司明智地把现金投资于全球金融账户而不是业务经营。与此同时,它大获成功的产品仍在源源不断地创造更多现金。围绕苹果公司的股东积极主义凸显出短视问题的重要性和争议性。股东积极主义者大卫·埃因霍恩(David Einhorn)出场了。他的对冲基金——绿光资本(Greenlight Capital)一直施压苹果公司派发合适比例的现金。对于这一行为,许多评论持负面态度:埃因霍恩的建议是短视的金融工程思维,而其针对的是一家从成功走向成功的公司,是最糟糕的美国股市短视行为。或许诚然如此。或许投资者关于伟大公司的论断下得太草率了。然而,尽管听起来十分奇怪,派发现金对于苹果公司来说或许是高明的长期战略。最近我用两个非标准角度解释了企业短视的问题。第一是某些短视是明智的。大企业面临着日益多变的经济、技术和政治环境——其原因包括全球化、竞争激烈的市场、技术变化改变企业经营环境潜力的提高以及政府对商业利益影响的增加。在这一多变的环境下,大公司必须在做出长期大型决策之前三思而后行。第二,我描述了新出现的数据如何意味着传统智慧——更快的金融市场交易让它们比以前更加偏向于短视——的度量问题。这一观点的支持者指出,纽约和伦敦交易频繁,大公司股票的平均持有期在最近几十年来逐步缩短。事实上,这一变化可能是由一小撮快速交易者导致的,而不是因大股东缩短持有期造成的。事实上,美国核心股东——如富达基金公司和先锋基金公司——在最近几十年里平均持有期有所增加。长期以来,企业的生命周期一直是:年轻公司具有创新性,短缺现金,不得不疲于融资;一些企业获得了成功,卖出了产品,收入的现金超过了它们的需要。伟大的公司收获这笔现金并投资于更优良的场频,把企业带向新高峰。苹果就是这类公司之一。但是,不可避免地,其技术会变得标准化和商品化。新的、更火爆的技术会随之出现,企业无法吸引最优秀的人才为其工作,因为它已不再是伟大的新新事物。新产品陷入停滞,老产品不再像过去那样盈利丰厚(因为竞争对手学会了如何让产品更好),而市场和消费者会喜新厌旧。走到这一步并了解自己的企业,会把更多的所屯现金返还投资者,让投资者投资于别处。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美国诸多行业——特别是国内石油行业——面临着这一问题,经济学家迈克尔·延森(Michael Jensen)将这描述为合理处理自由现金流的管理挑战。苹果公司现在位于生命周期的哪个位置?仍处于年轻的、新思想比融资能力发展更快,因而困于现金的阶段?还是中年期,但仍然相当灵活能够自我再生的阶段(就像乔布斯主政时期多次发生的那样)?它需要1370亿美元启动和融资大规模苹果电视并使其比iPhone和iPad更成功?或者,苹果公司已经达到了巅峰期?去年秋天苹果地图的拙劣表现把许多人引向了错误的方向,造成了严重的公众不满和一次管理层地震,这是否意味着苹果的最好时代已经过去了?苹果公司可能已经登上高顶并将在此停留多年甚至几十年,但它是否真需要1370亿美元做新投资?也可以从另一个角度看待苹果问题:如果苹果继续成功,它难道不能从它的巨星产品中——如iPad、iPhone和MacBook——获得创新所需要的现金吗?苹果公司大约七成的收入来自iPhone和iPad。这些产品会一直成功下去,还是会被取代?这些产品的成功是来自苹果独一无二的资产——史蒂夫·乔布斯的结果,还是因为该公司在生产下一个热门产品的竞争中卡到了最佳身位?短期诱惑会不会太大以至于苹果公司管理层不愿把这1370亿美元放在银行,而是把一部分甚至全部投资于无法获得长期成功的项目中?没准——甚至极有可能——苹果公司的最佳长期动作是把这笔未使用现金的一大部分拿出来还给股东,让后者把它们重新投入到经济中。与此同时,它还可以通过伟大产品继续带来的现金为下一个热门产品融资。饱受批评的短视或许是正适合苹果公司的长期财务战略。(作者系哈佛法学院教授)

苹果该如何处理庞大的现金流?

2. 苹果公司该如何处理庞大的现金流

  苹果公司在过去十年中取得了令人惊异的成功。从MacBook到iPhone再到iPad,苹果公司的产品抓住了消费者的想象力,重新创造了市场,也为公司及其股东带来了大把利润。苹果股票市值出现了飙升,成为首家万亿美元公司。
  随着利润的增加,据最新统计,苹果囤积了1370亿美元现金超过了它能够盈利经营的规模(至少就目前而言)。因此,苹果公司明智地把现金投资于全球金融账户而不是业务经营。与此同时,它大获成功的产品仍在源源不断地创造更多现金。
  围绕苹果公司的股东积极主义凸显出短视问题的重要性和争议性。股东积极主义者大卫·埃因霍恩(David  Einhorn)出场了。他的对冲基金绿光资本(Greenlight  Capital)一直施压苹果公司派发合适比例的现金。对于这一行为,许多评论持负面态度:埃因霍恩的建议是短视的金融工程思维,而其针对的是一家从成功走向成功的公司,是最糟糕的美国股市短视行为。
  或许诚然如此。或许投资者关于伟大公司的论断下得太草率了。然而,尽管听起来十分奇怪,派发现金对于苹果公司来说或许是高明的长期战略。
  最近我用两个非标准角度解释了企业短视的问题。第一是某些短视是明智的。大企业面临着日益多变的经济、技术和政治环境其原因包括全球化、竞争激烈的市场、技术变化改变企业经营环境潜力的提高以及政府对商业利益影响的增加。在这一多变的环境下,大公司必须在做出长期大型决策之前三思而后行。
  第二,我描述了新出现的数据如何意味着传统智慧更快的金融市场交易让它们比以前更加偏向于短视的度量问题。这一观点的支持者指出,纽约和伦敦交易频繁,大公司股票的平均持有期在最近几十年来逐步缩短。事实上,这一变化可能是由一小撮快速交易者导致的,而不是因大股东缩短持有期造成的。事实上,美国核心股东如富达基金公司和先锋基金公司在最近几十年里平均持有期有所增加。
  长期以来,企业的生命周期一直是:年轻公司具有创新性,短缺现金,不得不疲于融资;一些企业获得了成功,卖出了产品,收入的现金超过了它们的需要。伟大的公司收获这笔现金并投资于更优良的场频,把企业带向新高峰。苹果就是这类公司之一。
  走到这一步并了解自己的企业,会把更多的所屯现金返还投资者,让投资者投资于别处。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美国诸多行业特别是国内石油行业面临着这一问题,经济学家迈克尔·延森(Michael  Jensen)将这描述为合理处理自由现金流的管理挑战。
  也可以从另一个角度看待苹果问题:如果苹果继续成功,它难道不能从它的巨星产品中如iPad、iPhone和MacBook获得创新所需要的现金吗?苹果公司大约七成的收入来自iPhone和iPad。这些产品会一直成功下去,还是会被取代?这些产品的成功是来自苹果独一无二的资产史蒂夫·乔布斯的结果,还是因为该公司在生产下一个热门产品的竞争中卡到了最佳身位?短期诱惑会不会太大以至于苹果公司管理层不愿把这1370亿美元放在银行,而是把一部分甚至全部投资于无法获得长期成功的项目中?
  没准甚至极有可能苹果公司的最佳长期动作是把这笔未使用现金的一大部分拿出来还给股东,让后者把它们重新投入到经济中。与此同时,它还可以通过伟大产品继续带来的现金为下一个热门产品融资。饱受批评的短视或许是正适合苹果公司的长期财务战略。